飼主多收編一隻浪貓 法鬥超焦慮「哭哭臉具象化」:馬麻是不是不要我了?

飼主多收編一隻浪貓 法鬥超焦慮「哭哭臉具象化」:馬麻是不是不要我了?

阿肥(左)與阿珠。阿肥&阿珠媽咪提供

很多寵物溝通師不喜歡接走失個案,因爲這必須非常仰賴視覺型的接收,可以看出走丟毛孩所在的位置,以及附近有甚麼樣的景物,提供線索給主人按圖索驥。

但一般毛孩走失時可能會很緊張,講不清楚自己在什麼地方或附近有什麼東西,如果寵物溝通師不屬於視覺型,幫助就會很有限,而錯失黃金協尋的時間。

所謂視覺型,就是可以接收到毛孩丟過來一個個的圖像包裹,我自己不是屬於這類型,所以我也不敢碰走失協尋。

對於那些可清楚描繪毛孩喜歡待在家中有紅欄杆的地方睡覺啦、上面還有一個枕頭之類的,但凡場景跟顏色都鉅細靡遺看得清楚的溝通師,我是深感佩服,而這類溝通師也最容易取信於鏟屎官。

有些溝通師則會有體感感應,當跟毛孩連上線時,毛孩身體哪裡不舒服,溝通師也會在相同部位出現疼痛,感同身受的描繪給鏟屎官聽,這種我也會有,但不是每一次。

其實,不管是視覺型或體感型都不代表誰的功力比較高深,純粹只是每個溝通師接收訊息的工具不同而已,就如同有些人喜歡視訊,有些人喜歡用文字溝通一樣。我個人近期開始可以接收到少數關鍵畫面,總是在一開場的時候,至於體感體驗也多少有過一些,因爲每一次溝通都要非常集中精神,所以多半我一次只接一隻,因爲一次溝通一隻以上的話,會非常的累。

但多隻毛孩一起溝通卻有一個好處,就是在互動過程中,可以明確感受到毛孩們個性非常明顯的對比。一次跟一隻鬼靈精怪的喵喵阿珠聊天,牠是主人預約的兩隻之一,我跟牠聊得頗爲愉快,話多又愛現,但可以感受到旁邊的汪汪阿肥焦急的催促,希望我趕快中斷跟喵喵阿珠的談話,快點輪到牠。

阿肥汪汪跟阿珠喵喵完全不同,既憨厚又敏感。原本我看主人羅列的問題並沒有什麼不妥,不過就是:「擔心阿肥不快樂,問牠想不想回去見一見前主人?」「如果家裡再多一隻喵星人,牠願不願意…」這類都是很普通的關心問題。

但當我依序問了阿肥汪汪之後,牠很緊張地問我:「媽咪是不是不要我了?」,我自己也像是被提醒一般,仔細再看一遍所有問題的排列,原本都是單一、各自沒有關聯的單純問題,但加上阿肥先前回答的內容,竟然就這麼剛好串成一篇好像主人打算遺棄牠的前奏,讓心思纖細的阿肥產生了不必要的聯想。

我趕緊安撫牠:「阿肥乖,鏟屎官沒有這意思啦!你的主人可是把你當作寶貝呢!」原來主人最近在外救了一隻浪浪喵,打算收編,又怕家裡這兩隻介意,所以要我先問一下,怎料多慮的阿肥誤會了主人的意思。

這是我第一次明顯有畫面感的一次溝通,「看到」阿肥汪汪焦急得快哭出來,而牠鬼靈精怪的室友喵喵阿珠,竟在一旁調侃牠,還頑皮地裂嘴一笑,那兩隻的表情,真是讓我印象深刻啊。

另一個例子則是發生在跨年夜地白天,我連上了一隻離世的狗狗,祂語氣淡定的希望我轉達主人祂一切安好,但才聊到第二個問題,我已經淚流滿面,不由自主地哭了起來,我心想這是跨年呀,我哭個什麼勁啊,但瞬間我理解了我是在替那隻思念主人的狗狗流淚,這是我跟祂同頻共振的體感。

R星或已取消潜行动作游戏《特工》地图泄露

祂雖然說着智者的語言,希望主人看淡生死,把一切安樂死的自責跟愧疚放下,但其實這個眼淚早已拆穿祂表面的平靜,我可以感受到祂內心同樣深深思念着主人,而溝通中要主人放下的那些安慰的言語,都只是祂對主人的貼心。

費時一年、耗資上億:泰皇蒲美蓬的壯麗火化

作者柚子貍,寵物溝通&生命教練,酷愛寫作、樂於分享溝通過程觀察的點點滴滴跟體悟。

還沒搶到票?春節台金機票縣府展開調查視情況增開班機

腹黑總裁霸嬌妻

12家綠色金融業金管會認證 元大銀、中信銀、玉山銀等永續成績亮眼